当前位置:
首页 > 字体设计

字体设计

关于字体设计:

字体设计的四个标准:文字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众多的设计作品中,都可以看到设计师对字体进行了设计,无论是画册设计、logo设计或是包装设计。要设计出良好的、既有视觉传达功能又有审美价值的字体,无论是中文字体还是英文,在设计时都必须掌握如下几条准则:
一、字体的统一 在进行设计时必须对字体作出统一的形态规范,这是字体设计最重要的准则。如大小、正斜、笔画的粗细及变化特征等,均应完全统一。 文字在组合时,只有在字的外部形态上具有鲜明的统一感,才能在视觉上保证字体的可认性和注目性从而清晰准确地表达文字的含义。例如,在字体设计时,对勾、点撇等副笔画必须以统一的变化来处理,字中的点确定为圆点,那么一组字中的点均应设计为圆点,不能这个字的点是圆点,那个字的点是方点,其他字的点是菱形点。只求变化不讲统一,破坏了字体的整体感,使看的人感觉到杂乱无章,产生不了视觉上的整体美。
二、笔画粗细的统一 字体笔画的粗细是构成字体整齐均衡的一个重要因素,也是使字体在统一与变化中产生美感的必要条件,只有认真把握这条准则,才能从根本上保证字体设计取得美感。
三、倾斜度的统一 为了造成一组字体的动感,往往将一组字体统一地向一个方向倾斜。其次,每一个字的斜笔画都要处理成统一的斜度,不论是向左还是向右,都要以一定的倾斜度来统一,以加强其整体感。
四、空间的统一 空间统一是保持字体紧凑、有力、形态美的重要因素,也是字体设计的最高境界,广告设计师要掌握字体、笔画粗细、倾斜度统一比较容易,但要做到空间的统一,才能使设计达到较高的水平。

汉字演进史:一部技术进化史 汉字的明天什么样?

从甲骨文、篆书到行、草、楷、宋,汉字演进的历史,实际上是一部技术的进化史。在信息技术突飞猛进的背景下――字体设计

多样化,个性化,是计算机时代的汉字字体演变趋势。演员徐静蕾的手写字体被收入方正字库,在网上风靡一时。

字体设计

近日落幕的第四届“方正奖”中文字体及海报设计大赛二等奖作品:鸿雁体。
大约三四十年前,有那么一段时间,靳埭强真的以为,几千年的汉字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那时候,打字机代表了“文字工作机械化”的方向。连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都觉得,西方作家把字母打字机背在包里,在飞机上也能写小说,简直令人艳羡。
“中文打字机很不好用,很笨重。排字做广告也好,做设计也好,都是用手做文字,用最原始的方法来做。”2007年12月17日,香港最负盛名的平面设计师靳埭强站在北大方正大厦的讲台上,回顾这段难忘的历史,“我当时觉得,汉字要灭亡了,幸亏后来出现了计算机。”
劫后余生
汉字焕发绚烂色彩
靳埭强不知道的是,恰恰是将汉字从“拉丁化”绝境中拯救出来的计算机,差一点彻底把汉字推下历史舞台。
从本质上讲,使用西文键盘输入的计算机跟打字机没什么两样。想将数万个汉字摆上键盘直接输入计算机,几乎是不可能的。“计算机时代,象形文字没有前途”,很多人都这样认为。
汉字机内码、汉字交换码、汉字输入码、汉字点阵码、汉字字形控制码……一系列汉字编码技术的出现,解决了汉字信息输入计算机的难题。
王选教授发明的高分辨率字形信息压缩、高速还原技术,更是让汉字告别了铅与火的时代,在信息时代与拼音文字并驾齐驱。
劫后余生的汉字焕发出绚烂的色彩。“汉字造型丰富,五体皆备,拥有对称、平行等艺术所需要的基本要素。但在铅字时代,因为字形复杂、字数多,刻模、铸字等一系列繁杂工艺,让汉字字体设计十分缓慢,一天往往只能写五六个字,一套字模要设计几年才能完成。”方正电子高级字体设计师朱志伟说,“数字技术大大加速了字体设计的进程。从1991年到现在,方正设计出了130多款新字体。”
靳埭强和朱志伟正在参加的,是一场叫做“字体的明天”的国际研讨会。他们好奇的是,明天的汉字,究竟会是什么样?
技术变革
深刻影响汉字演化
人们往往从艺术的角度来考察汉字的演变。而在参加研讨会的很多专家看来,汉字的演进背后,也是一部技术的进化史。
甲骨文的字体风格,明显带着刻画的痕迹。这跟它的载体――甲骨――的材质密切相关。篆书写成长体,则因为竹简是窄长条,使得字形不能往左右横向展开。一些表示四蹄动物的字,在细长的竹简上侧过身子,写成了头上尾下四蹄向左的形状。
纸的发明,彻底打破了竹简的约束。书写者在宽幅的纸张上连续运笔,催生了行书、草书等新字体的出现,纸张成为汉字书法艺术的重要技术基础。
雕版和活字印刷是技术影响文字的最典型案例,它使汉字字体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新类别――印刷体。
“宋体字不是设计出来的。”朱志伟说,“最初的雕版都是由书法好的写手用楷书写在木板上,再由刻工来做,他们要快刻,而楷书的曲线不好处理,就变曲为直,宋体就这样产生了。所以宋体字的出现不是为了视觉美观,而是刻工们为了生活。”
透过汉字字体,人们看到了如此之深的技术烙印。计算机时代的科技飞跃,又将给汉字带来怎样的明天呢?
打破传统
文字发展会更精彩
“多样化,个性化,百花齐放。”无论是中国印刷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张双儒,还是日本字体指导小林章、旅美艺术家徐冰,都认同这个大的发展趋势。
目前,英文有几万种字体,日文有3000多款字库,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则有900多种汉字字库。“汉字字体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张双儒说。
“说实在的,现在这几百种中文字库中,让用户满意的字可能选不出几种。”朱志伟有一种紧迫感。计算机技术不断发展,传统字体设计工艺却严重滞后,一些字体设计室先后歇业,老一辈字体设计专家年事已高,字体研究设计人员短缺……张双儒甚至担心,“字体设计也成了快要失传的工艺”。将艺术创造与技术进步结合起来,发展更漂亮的汉字字体,任务很重。
怎样让汉字更漂亮?小林章的答案是:“多用眼睛,多动手。”在手写习惯日益式微的今天,书法的传统不能丢。靳埭强的答案是:“创意。”没有想象力和创新精神,汉字的发展将失去原动力。
从1986年到1991年,徐冰花了近5年时间写了一部《天书》,构造出4000多个全新的汉字。如今,在创造出英文方块字之后,他又在创作一部《地书》,完全用图形符号来代替文字表情达意。“科技在创新,工具在进步,我们没有理由让懒惰的思维习惯阻断文字的发展。打破传统的限制,一切都会更加精彩。”